教学管理

黄一九的医卫图书“编辑经”

发布时间:2019-06-04 11:03:56    点击数:

 “相较于医生仅能为一部分人治病,编辑可以通过出版一本本好书,将科学知识、科学理念传播给更多的人。”毕业于医学专业、从事了一辈子的医卫图书编辑工作,黄一九对出版高质量图书、服务受众有着深刻体会。

正如中国十大“优秀出版编辑”颁奖典礼对其评价所言:“从业35年来,始终追求社会责任、文化情怀与商业理性高度融合的职业境界……做编辑,精心打造医卫图书板块,《九亿农民健康教育读本》《湖湘名医典籍精华》等图书多次获得国家级大奖;做社长,筚路蓝缕殚精竭虑,一手抓经营,一手抓产品,打造了《时间简史》等一批现象级畅销常销图书。”

初入行,记住贴近读者需求

编辑《九亿农民健康教育读本》让黄一九明白,脚板底下没有泥,是不可能为农民写出好书来的。

1983年,黄一九从湖南中医学院毕业后,进入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工作。这个严谨好学、满腹医学才华的年轻人很快受到关注。

次年,中组部等六部委主办“迎接新的技术革命——新技术革命知识讲座”,组织钱学森等20位科学家、经济学家为司局级以上干部举办讲座,并准备将讲座内容结集出版,提出“谁出得快,就给谁出版”的招标原则。湖南科技社以讲座结束后20天出版的条件中标。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见书,该社安排4位编辑进京组稿,黄一九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。

“我们的任务就是到现场,用卡式录音机将讲座内容录下来,然后回到招待所整理出来。”黄一九回忆,待编辑整理成文字后,再送到讲课的专家手上,请他们过目修正;而后,由出版社派编辑接回书稿,立即坐火车送达长沙,再从火车站坐汽车送到100公里以外的印刷厂排版、印刷。最终,《迎接新的技术革命》一书顺利出版。“那段时间,我感受到出版在传播科学文化知识、满足社会需求上的重要性,也从几位老编辑身上学到了要兢兢业业对待出版。”黄一九说,这坚定了他当好一名编辑的决心。

贴近读者需求,是黄一九入行时就深刻领会的理念。1994年,他获悉卫生部、农业部等部门在全国联合开展“九亿农民健康教育行动”,立即决定策划出版《九亿农民健康教育读本》。当书稿有了一点眉目时,湖南科技社与湖南省健康教育所联手,把书稿带到田间,让农民决定内容的添减取舍,结果发现农民们对“牛、羊、猪可以传播哪些疾病”“刮痧到底能不能治病”等与生产、生活相关的健康问题更感兴趣,而对一些医理问题显得漠然。

黄一九感慨,脚板底下没有泥,是不可能为农民写出好书来的。此后,书稿推倒重来,确定了从农民实际出发,引导农民养成文明、健康的生活习惯的编写目标。经过两年多的打磨,《九亿农民健康教育读本》正式出版,1997年,该书获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。黄一九又组织起《九亿农民健康教育读本》读书活动,“当一本本书送到农民兄弟手中,提高了他们的健康意识和卫生观念,我的喜悦甚至超过了获奖时的感受”。

做专家,编出大奖书

有了医学背景的支撑、《湘医源流论》的编撰经验,《湖南药物志》仍历经7年才面世,仅校对就达8次之多。

“一个编辑应该努力把自己培养成专家型编辑,既有编辑学的技能,又是某一领域的专业人才。”在黄一九看来,编辑是杂家,更应是某一个方面的行家。

受家庭影响,黄一九自小着迷于医学,9岁开始随父学医。恢复高考后,他考入湖南中医学院进行了系统学习。到出版社后,他在编辑医学图书过程中,还利用业余时间免费为人看病,提高医学理论水平和诊疗技术。

“这些经历都为我后来编辑医学图书开拓了思路。”早在1986年,黄一九在编辑《湘医源流论》时,就萌发了编辑出版《湖湘名医典籍精华》的构想。但这些古籍的整理出版谈何容易:它们既不像其他名著可以找到许多流行的版本,也难以在丛书中发现其踪迹,许多往往只有孤本甚或抄本流传,且散在各地图书馆乃至私人手中。黄一九扎实的中医文化底蕴派上了用场。大到专家们对各种木刻、石印、手抄版本的择定,小到具体而细致的校勘任务,他都亲力亲为。经历4年的艰辛,2000年7月,这套皇皇九大卷、1400多万字的《湖湘名医典籍精华》终于问世。

在编辑《湖湘名医典籍精华》的同时,黄一九又决定整理省内中药图书资料,出版《湖南药物志》。从浩如烟海的湖南药物资源中,整理出版一部继往开来的地方性药物志,是一个系统的文化工程,编撰工作也可谓纷繁复杂。资料收集、整理、求证工作,大量的图片描绘制作,以及文字编写、编校、统稿等工作,都需要有厚实的中医药专业基础知识做支撑。为出版好这本书,黄一九和另一位责编李忠,与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、湖南中医学院等有关人员组成专门的编委会,对图书目录样稿、条目设置、索引设置等进行详细的研究探讨。为了确保质量,该书仅校对就达8次之多。经过近7年的努力,《湖南药物志》终于在2005年面世,被专家评价为“集湖南药物之大成,汇三湘名医之精华”,并荣获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。

成体系,带出一批精品书

做编辑室主任后,他强调编辑思路,思路清晰遍地都是好选题;任社长后,他强调品牌意识。

 

“编辑一定要有属于自己的编辑思路,形成体系,而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。”自1993年出任医卫编辑室主任,黄一九就开始钻研出版大学问。他在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已有的西医、中医、中西医结合“三驾马车”并重的出版体系基础上,提出立体开发模式,并细分市场,确定“一主两翼”的纵向策略,“一主”即以实用技术类图书为主,“两翼”是学术书和科普书。他认为,只要思路清晰,遍地都是好选题。

如在中医药出版方面,黄一九一方面紧盯“精华”,组织国内名家大家、上十所中医药大学,历经7年推出15卷《中医古籍珍本集成》,收录314种中医古籍珍本;另一方面,根据中医教学发展的需求,组织院校教师编写《中医病案教学精选》(9册)。他还考虑到出版业发展迅猛,年轻编辑的功底亟待加强,组织出版《科技编辑工作手册》,成为许多科技图书编辑工作者的案头参考书。

担任社长以后,黄一九又提出了“树立品牌意识,开创、巩固、发展品牌图书”的选题思路,狠抓畅销书、常销书等品牌图书的生产。湖南科技社的《时间简史》,作为“第一推动丛书”的主打产品,曾在全国掀起一股“霍金热”,累计销量逾百万册。“做丛书,要么有一个领头羊,要么构架完整。”为了持续做大做强“第一推动丛书”,2006年,黄一九决定将原来按时间先后分辑出版,改为按生命科学、天体物理等学科门类分辑出版。如此,读者可简单快速区分图书类别,编辑每年也可以有针对性地增加新的出版物。

弘扬科学精神、传承科学文化,这种出版情怀贯穿于黄一九工作的始终。他立足湖南科技社与科技领域长期紧密的联系,组织编辑出版《哈军工传》《神七纪实》《铸剑——国防科技大学自主创新纪实》,连续三届获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。2003年“非典”期间,他约请卫生部等单位共同主编《农村卫生人员预防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必读》,并紧急发放到基层医疗卫生人员手中,作为其知识读本和培训参考材料,该书获国家图书奖特别奖。2011年,复旦大学教师于娟因患癌症辞世,她在生命最后时刻的日记中,以乐观、豁达的态度鼓励更多人感恩生活、善待生命。黄一九认为这一选题具有现实意义,《此生未完成》出版后成为畅销图书,并获第四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奖。

收藏本页】【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排行榜

局史馆

师资力量 | 科学研究 | 教学管理 | 图书资料 | 学科导航 | 局史馆 |